南昌古玩市场冷清中谋转型 萧条探因:鉴定托底机构少

2017-08-19  来源:未知  作者:银马文化

  南昌古玩市场 冷僻中谋转型

  有些古玩店关门、转让

  古玩城内交易双方交换

  古玩曾经风靡一时,导致各地兴起古玩市场。现在,南昌的古玩市场经营情形如何?连日来,记者访问了南昌古玩城、墨香街、博能兰韵文化艺术中心和榕门路古玩一条街发现,有的市场早已光辉不再,有的仍在转型中求发展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无论市场繁荣仍是萧条,南昌依然有一批古玩人在坚守,他们等待古玩市场重焕活力。记者采访多位业内人士和文化专家,他们均表现,南昌古玩行业未来相对会发展起来,但是经营方式和经营理念必需转型。

  市场现状

  市场萧条

  大多古玩店关门

  14日上午10点,记者来到博能兰韵文化艺术中心发现,该中心里有些商铺处于关门状态,有一家还张贴着转让的纸条。记者数了数,近50家商铺中,正常经营古玩的不到一半,其中还有4家经营珠宝和茶叶。

  经营瓷器的张先生告知记者:“最近古玩生意不好做,这里没有人流量,这里许多老板和我一样,开店完全是出于兴趣。”

  “这里的物业招商时,是以第一年免租的形式吸引商户的,刚开端生意还蛮好的,后来就不行了,现在我想退租,但签了5年的合同,所以只能这样耗着。”古玩经营者邹先生说。

  随后,记者来到了榕门路古玩一条街。由于整条街都在改造,这里大部分店面已关门。记者懂得到,古玩街施工改革已经连续了几个月,目前开门营业的几家古玩店,生意也很惨淡,仅有几家方便店还有人光顾。

  滕王阁管理处工作职员告诉记者,改造后的榕门路古玩一条街将打造成集艺术性、参加性、贸易性于一体的历史文化休闲街区。该街已有了一定知名度,古玩市场的功能会保存下来。

  记者来到位于西湖区的南昌古玩城看到,很多店内有人在把玩、欣赏古玩和字画,其中不乏问价者。“这里的人流量挺大,生意也逐渐好起来了。”一家字画店的曾老板说。

  记者随后采访了南昌古玩城实业有限公司总经理戴丽。她说,2013年开业时,这里只有50%的店面租出去了,2014年到达70%,现在则是80%。

  昨天上午10点左右,记者在青云谱区的墨香街看到,大多数店面处于关门状态,只有少数几家古玩店还在经营。

  “生意不好,没人来,很多业主索性将店面关掉,还能省下水电费。有的业主在其余古玩市场有店面,这里生意不好就不常来。”一家古玩店的老板张先生说,以前这里的生意还不错,后来人逐渐少了,治理方也采用了下降房租的方式挽留承租户,可效果还是不好。张先生说,他之所以未撤退,是因为深信古玩在南昌会发展起来,“和我有一样想法的还有几个人,我们都不会撤,一是因为喜好,二是因为期待。”张先生说道。

  萧条探因

  鉴定托底机构很少

  文物仿造品却许多

  为何南昌的古玩行业会涌现冷清、萧条的现象?戴丽介绍,不仅是南昌,全国的古玩市场大多不景气。第一,因为经济大环境的影响,有些人投资股票、房产不是很顺利,没有过剩的资金注入收藏市场,使得古玩收藏消费群体缩小了;第二,古玩价格虚高,而专业的鉴定、保真托底机构却很少,使得收藏者对古玩的热度下降;第三,商家的经营理念也存在问题,拼命抬高古玩字画的价钱,而没发现消费群体已经转变了。

  南昌市民俗博物馆馆长梅联华剖析,现在南昌古玩市场的商家与消费者根本没什么互动,讲座更加没有。让古玩市场与更多的游客发生互动方面,是比较少的。大家各玩各的,导致市场非常萧条。

  江西省民俗社会学研究会副会长、创意艺术家杨建葆以为,目前古玩市场上真正的文物很少,大多是仿制品,这也是目前古玩市场不景气的重要原因。

  专家提议

  能够经营

  古玩的延伸产品

  谈及古玩市场今后应该如何发展时,杨建葆表示,南昌的古玩行业在未来一定会发展起来,但古玩市场不能依托买卖假文物来生存。假如想要深远发展,可以经营古玩的延伸产品,例如红木家具、珠宝、拥有文化特质的服装等,通过不一样的文化商品,来填补古玩市场文物数目不足的缺点,也能增加古玩市场的活气和延续力。

  梅联华说,未来的古玩市场应该和博物馆、留念馆等城市文化以及老百姓的生活习惯接轨,好比对旅游产品的开发,就可以和古玩市场进行对接。一个城市的古玩市场应该是拥有知识含量的,而不是摆地摊的那种感到。实在老百姓对于古玩市场是有需求的,比方滕王阁古玩市场,可以和滕王阁自身的游客接轨,形成以滕王阁为载体的古玩市场一条街;站前西路也可以和绳金塔相联合,形成绳金塔古玩市场一条街,这样的话,整个城市的古玩市场的架势就出来了。

  江西科技师范大学教学黎传绪说,如今这种萧条的现状,不是市场问题,而是文化产业的问题。有工厂生产,才有市场,文化产品欠缺,就很难发展。所以要加大南昌的文化产业发展,并让老百姓接收,从而带动南昌的古玩市场发展。

  南昌晚报全媒体首席记者

  刘星 文/图

  见习记者 刘亨鑫